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【青江婶】旧梦如烟(中)

(接上)

眨眼间,当初的那只蠢萌萝莉已经长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了。

审神者坐在窗边,所有所思地看着庭院那正盛开着樱花的樱树。

“叩叩叩。”在她发呆时,门被敲响了。

她回过神,转头道,“请进。”

进来的是五虎退。他抱着小老虎,眼中闪着泪花,“主人,笑面先生他……”

听到笑面先生这四个字,审神者瞬间站了起来,抓住了五虎退的肩膀,“青江他怎么了!”

退退已经急到哇地哭出来了,“他重伤了,现在药研正在手入室替他处理……”

审神者也急了,鞋子都来不及穿上就冲向了手入室。

手入室的门口被一群刃围着了,少女挤了进去,看到浑身是血,闭着双眸躺在床上的青江眼眶不由得红了一圈。

她努力地保持着冷静,但颤抖的手还是暴露了她的害怕,“药研,你去帮其他在本次出阵中受伤的刀处理伤口吧,青江就交给我负责了。”

“交给我吧,大将。”说着,药研离开了青江的床边,去了旁边受了中伤的博多旁边。

少女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沓注满了灵力的符,放在了青江的身上,并不断地为他灌输着灵力。

很快,青江就从重伤的状态恢复到了中伤,并缓缓地睁开了双眼。

刚睁开时还不能对焦,眨巴了一下眼睛后,映入眼帘的就是审神者泛红的双眸,心里不由得一颤,“哦呀哦呀,离我这么近,可是会受重伤的哦?”

“你还好意思提重伤?我不是在出阵之前说了吗?遇到情况不对马上撤退,你们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!结果呢!你浑身是血地回来了,你吓到我了!”就这么说着,少女再次往青江身上灌输灵力。

青江扬起了他的标注笑容,“毕竟是战斗,这种程度也是常有的事。你啊,”

“你还说!”少女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点的哭腔。

青江无奈,“好啦,我的错,我不说了。”

修复重伤状态的刀男需要充足的灵力,纵然这位审神者的灵力想当充足,但现下身体也因为灵力的大量输出而开始冒汗,颤抖。

“主上,我现在已经是轻伤状态了,可以自行修复的,您可以休息一下了。”青江有一种预感,如果他再不开口,眼前这位少女会一口气把身上的灵力都灌输的到自己的身上,然后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。

只是,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开口制止了也并没有用。

“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。青江江不听我的话,我也不听你的话。”此时的审神者已经开始嘴唇发白了。

旁边的刀们也很着急,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制止眼前这个一点都不理智的主上,只能在旁边看着干着急。

不出两分钟,少女因为输出了太多的灵力,倒在了青江的胸口上。

长谷部想上前把审神者抱回去房间,但是被青江制止了,“这件事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
“只是您现在还动不了。”虽然青江已经恢复到了无伤状态,但一时半会还是站不起来的,还要躺个几分钟身体机能才能完全恢复。

青江抚了抚审神者的长发,“你别看我这样,其实我还是很厉害的呢。”

说着,他强撑着坐了起来,一把抱起审神者,有些许僵硬地走向了房间。

 

审神者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,不由得一愣,继而猛地坐了起来,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牢牢地抓住了。

她有些疑惑地转头,发现青江正躺在自己的旁边,嘴角挂着一缕妖冶的笑。

反应过来的时候,她已经整个人都扑到了青江的身上了,“哇,你让我担心死了!”

青江揉了揉少女的长发,“靠那么近,你是想染上我的颜色吗?”

“嗯,如果你觉得我把头发染绿会好看的话我不介意。”少女歪着脑袋回答。

“哼哼。”青江笑了笑,随即抱着少女站了起来,“我们还是出去一下比较好,我们在这里躺了一下午了,别让他们担心那么久了。”

“啊?我们躺了一下午了?”审神者有点反应不过来,“对了,刚刚我明明还在手入室的,为什么醒过来就是在房间了 ?”

青江弹了一下少女的额头,“谁叫你这么不注意,灵力多也不能任性啊,你身体承受不了一次性这么大的消耗……嗯,倒在我身上了。”

大概是因为从小就是青江当她的近侍,所以在听到他的有意强调“倒在他身上”之后少女仍旧面不改色。

许是觉得无趣,青江便没有继续调戏少女了。

从那之后,青江再也没有被叫去出阵了,一般都是被安排去了24小时远征,或者是内番。

————

下周完结。

好吧 我错了 实际上糖和玻璃是一样多的。

评论
热度 ( 2 )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