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【59分的爱】Cy°2.初见(2)

    即使是别墅区这种住满了有钱人家的地方,也不免八卦满天飞。所以唐家大小姐回归的这件事情,很快一传十十传百,整个别墅区都知道了。


  能飞的这么快的传闻,除了丑闻就是公众人物的绯闻了。很明显,这件事情是前者。


  众所周知,唐家只有一个孩子,那就是唐矢湫,他的母亲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于癌症了。再加上,唐矢湫的母亲,在生下唐矢湫之后,身体就一直比较虚弱,怎么可能会生一个比唐矢湫小了三岁的女孩呢?所以,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,这个唐家的大小姐不过是一名不见得光的私生女罢了。只是,像唐家这样能够把她接回来好好抚养的,真的没有多少人了。真的不怕自己的孩子看着会不顺眼吗?虽然唐矢湫只有11岁,但是豪门之人,一向都是早熟的多,自然明白什么叫做外遇了。就这么光明正大把自己的私生女接回家,真的不会教坏孩子吗?


  “哎呀,这个也没有办法啦,人家小女孩的母亲去世了,总不能就这样丢下她自生自灭吧?”有个人如此说道。


  另一个人不屑回复,“那又如何,可以丢去孤儿院啊。”


  ……


  自古豪门多薄情,这句话真的不是假的。


  这件事情,自然被唐家夫人的娘家人知道了,一群人马上杀到了唐家讨要说法。


  “我说,明连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?我们家小夏才去世多久?你就把这个不见得光的私生女带回家和矢湫争家产?你对不对得起小夏??”夏婉的父亲情绪很是激动。


  唐明连很是头疼,“岳父,媛媛的母亲去世了,我作为她的父亲,理应把她接回来好好照顾,无论怎么说,她都是我的孩子,手心手背都是肉。我做不到把她扔到孤儿院不闻不问。至于争家产这种事情,我不认为媛媛会做出来,而且,媛媛只有8岁,根本不懂这些问题。她以前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以前是我不知道她的存在,所以一直让她受苦了。无论她的出生如何,她都是我的女儿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,因为我亲自验过DNA。”


  “还有,这个孩子只比矢湫小了三岁,你在矢湫三岁的时候就出轨,那时候,小夏还在世,你居然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!我可怜的女儿啊,死了之后一定不能好好安息啊。”她父亲的情绪一直很激动。


  这时,唐明连想起了一件事情,“岳父,有一件事情,很少人知道,但是,小夏她告诉我了。她并不是你和你太太所生,也就是说,她也是一个私生女,那为什么你愿意把她抚养成人?”他顿了顿,“将心比心,你我同为父亲,应该能体会到那种揪心的难受。如果,小夏也是被你丢下了整整八年才回到家,你的心境是否会不一样?同为父亲,心里的那一种感觉是不会错的。如果,你真的对私生女有那么大成见的话,我也许,这辈子就没有遇到一个这么好的小夏了。”


  夏父拍桌而起,“你这是强词夺理!”


  “若你非要说我强词夺理,那我也奈你无何,我很抱歉,我做不出,让自己的亲生骨肉继续过那种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了,哪怕她并非我与爱人所生。”唐明连的眼中流露出一种名为心痛的情绪,“媛媛是无辜的,她的母亲也是无辜的。当初是有人设计她的母亲,而我也被设计其中了,才有了媛媛,而且,她们,这八年来,一直没有打扰过我,也没有向我要过钱。现在她的母亲去世了,在去世前,硬生生撑了一天,看到她以后有人好好照顾之后,才愿意闭上眼睛,你知道,那一刻我心里有多难过吗?每一个母亲都是这样,包括小夏也一样。当初,只为离开前再看矢湫一眼,硬生生撑到了矢湫回来。如果,小夏还在,她应该会同意让媛媛回来我们家的。因为,她也是一名母亲,那能够理解那种心酸。”


  ……


  他们就这件事情,谈了一个下午。


  可是很不巧,他们的对话,全都被站在楼梯口的唐筱媛听到了,在她听到自己的母亲其实是小三的时候,整个身体一直都在抖着,旁边的唐矢湫看到,只能默默拍拍她的肩膀,让她冷静一点。


  记忆如海水般涌入大脑中……


  “哈哈哈,小三的女儿,唐筱媛,你知道吗,你的母亲是一个小三啊,母亲这么不要脸,女儿能够好到哪里去?“一个男孩把小石头丢到唐筱媛的身上。


  旁边的几个小男孩也向她扔石头,嘲笑着她,嘲笑着她的母亲,嘲笑她没有爸爸。


  她很难过,也很生气,对着他们大吼一句,“我妈妈不是小三!我有爸爸的!我妈妈说,我爸爸是超人,他不在,只是去了外太空打怪兽了而已!”


  这句话,换来的,依旧是一群人的嘲笑。


  曾有人说过,天真所带来的伤害反而更深刻……


  其实,在很久很久以前,唐筱媛就知道了,这个世界没有小怪兽,也没有超人,那些话,也只是母亲为了让她安心才说的话,只是,她想麻痹自己,让自己不要再去想而已,她觉得,如果自己也这样想,那么谎言说了一百次,那就是事实了吧?


  可是现在,她明白了,谎言终究是谎言,就算说了一百次,也不会成为真理,也不会成为事实。假的终不成真。


  “我回房间去了。”她低声说道。


  “我陪你吧。”唐矢湫跟在她的身后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“我的存在,让你们都很困扰吧?”唐筱媛双手抓着床单。


  唐矢湫,轻轻地扳开她的手指,让她不要再抓着床单,“如果,很难过的话,就抱着我哭一场吧,或者打我咬我也可以的。”他轻声对唐筱媛说。


  唐筱媛摇摇头,“我很想哭,可是,我的眼泪,好像流完了,在妈妈离开的时候。”她犹豫了一下,“呐……你……当初……算了,没什么。”


  虽然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了,但是唐矢湫还是明白了他想表达什么,“当初,母亲离开的时候,我也是哭得天昏地暗,好像把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一样,后来,就看开了,人总有离开的那一天,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天而已。而我,则要连着我母亲的那一份,一起好好地过,所以,我不能哭,我是男子汉大丈夫,不能让妈妈泉下有知会难过。”他摸摸筱媛的头,“可是,筱媛,你是女孩子,难过的时候大哭一场又如何?在妈妈还在世的时候,爸爸就经常说,女人是用水做的,特别嫌弃妈妈的娇气,但是每次当妈妈哭的时候,他总会轻声哄着,抱着她,让她哭个够。她那么大都像个孩子一样哭,你是女孩子,眼泪多一点又如何?委屈了哭一下又如何?”


  “为什么,你不生我气,你为什么,不会反感我的存在?如你外公所言,我是你父亲出轨的证据。我的母亲只是个小三,而我,则是不能见光的私生女而已。”她低着头,突然吼了出来,“我是不应该存在的啊!”


  唐矢湫直接抱住了她,“不,你的存在自然有你存在的理由。你知道吗,你能来我们唐家,我真的高兴啊,这么大的房子,很多时候除了我就是佣人了,没有别人,我也很寂寞啊。还有,你一直都觉得你妈妈不是小三,为什么,到了现在,你就觉得了呢?就因为别人的话?”他边说边笨拙地帮她顺毛。


  “想哭,就哭吧,不要憋着啊,会更难受的知道吗?”唐矢湫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着,“这一道坎,你终究要走过去的。”


  过了许久,他感觉自己的衣服湿了,唐筱媛的身子正在颤抖着,压抑着自己的哭声。


  “哭吧,哭出来会好受一点点的。”唐矢湫哄着她。


  哭着哭着,唐筱媛睡着了。


  唐矢湫轻轻把她放在床上,进去厕所拿出了属于她的那条毛巾,小心翼翼地帮她擦去脸上的泪痕,顺好那些因为眼泪而黏在脸上的头发。帮她盖上被子才离开了房间。


  他走到楼梯口,看到外公他们已经离开了,自己的父亲正抱着头坐在沙发上。


  他走过去,“爸。”


  闻言,唐明连抬起头,“矢湫,你妹妹她……是不是听到了?”他刚刚好像有看到唐筱媛站在了楼梯口,然后又离开了,“她……没事吧?”


  “没事了,她睡下了。”唐矢湫回答。


  “我对不起她,对不起她的母亲,我能做的,只有这样而已……”唐明连的眼中充斥着忏悔,“如果,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情该多好……”


  “爸,你曾经对我说过,既来之则安之。”唐矢湫从母亲离世开始,就一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了。


  唐明连抓了抓自己的头发,“是。但是,发生了的事情,我还是无法原谅自己。”


  “妈曾经说过,人是要往前看的,过去的事情发生了,我们无法挽回,那么我们现在就要加倍努力啊。”唐矢湫坐到了唐明连的旁边。


  两父子从 开始便无言,静静地坐着。


评论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