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【59分的爱】Cy°1.初见(1)

【注:本文有两条线,另外,Cy是郴和媛的缩写,本文为郁若烯原创,并且……更新特别不规律,欢迎催更,等。另,°后面的数字为章节数】 


  一个只有八岁的少女,脸上带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神色,从一辆黑色的奥迪上走了下来。


  站在车门旁边的男子,便是她的父亲,唐明连,那个把她丢下了整整八年的父亲。


  “筱媛,抱歉,到了现在才知道你的存在,以后,和爸爸好好生活吧。”唐明连脸上充满着歉意。


  唐筱媛只是低着头,跟在他的身后,没有答话,她的思绪仍旧停留在昨天那惨白的画面。


  她只知道,自己的母亲永远离开了自己,自己再也再也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了,眼眶不禁又红了一圈。但是她不想在她父亲的面前流泪,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,硬生生地把到了眼眶的眼泪憋了回去。即便如此,仍旧有一滴泪不受控制,从眼角缓缓落下。她轻轻地用指尖划过去,假装这滴泪珠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
  唐明连知道,唐筱媛是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接受自己的,也知道唐筱媛现在正在处于悲伤的边缘中,他能做的,只有努力把她的注意力转移。只是,他说的话,一直没有得到那个孩子的回应。


  “筱媛,你还有一个比你大三岁的哥哥,叫唐矢湫。爸爸平时比较忙,所以很少在家,你和哥哥要好好相处。如果有什么事情,你直接找柯管家,或者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爸爸。不要害怕,这里是你的家……”唐明连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话。但是,唐筱媛听进了多少就不知道了。


  唐家很大,以至于,他们在大门口下了车,走了几分钟才走到了楼前。


  门口已经站满了佣人,以及一个小男孩——唐矢湫。


  “欢迎大小姐回来。”看到了他们,佣人们连忙开口,只是让她们防不胜防的却是唐筱媛的态度,她居然理都不理她们一下,她们对这位大小姐的印象瞬间下降了不少。


  “陈妈,帮大小姐把行礼拿上去吧。”唐明连招了招手,一名有点点胖的妇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想要接过唐筱媛的行李,结果,唐筱媛说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话。


  “不需要,我自己拿。”她的行李很少,只有一个小背囊,里面放了一只米白的兔子玩偶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,所以根本没有必要让陈妈帮她拿。


  被人拒绝的陈妈和唐明连都有点尴尬,不知道能说些什么,唐筱媛的第二句话成功拯救了他们,“我的房间在哪里?”


  由于唐筱媛的存在,唐明连也是这两天才知道的,时间太仓促,所以他还没有布置好唐筱媛的房间,怎么说也好,她也是唐家的孩子,总不能让她住在客房吧,怎么说也不合礼数。


  “你暂时和哥哥住在一个房间吧,过段时间,你的房间装修好之后,你再搬进去吧。”唐明连干脆让这两个孩子住在一个房间好了,既然唐筱媛不能接受自己,那么和一个年龄相仿人的一起呆着,说不定会好一点,也趁机让这两个孩子好好交流一下吧。


  唐明连示意唐矢湫过来一下,“矢秋,你过来带妹妹过去你的房间吧。暂时一个房间而已,不介意吧?”


  “可以。”唐矢湫拉着唐筱媛的手向楼上走去。


  走了两步,唐筱媛挣开了他的手,“我自己可以走的。”她低声说到。


  “随便你。”唐矢湫也不勉强。


  其实,他一开始得知自己还有一个妹妹,其实是拒绝的。他确实曾经期待过有一个妹妹,只是,这个妹妹的存在,反而是证明了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母亲的不忠。他对素未谋面的妹妹抱有一种既抗拒又期待的心态。直到看到她的那一刻,他就讨厌不起来了。因为他发现,自己这个妹妹的双眸中满满的哀伤,充斥着解不开的仇。心中莫名就有了一种保护欲产生。


  他在前天的时候得知了,自己的这个妹妹也是失去了妈妈的时候,其实心里也是有点难受的。他也失去了自己的母亲,他能够理解,自己最亲最爱的人,死在自己面前的疼痛。


  这大概,也是这股莫名的保护欲的来源之一吧。


  进了房间,唐筱媛把自己的小背包的拉链拉开,里面放着一只米白色的毛绒兔子。


  唐矢湫看到这只小兔子的时候,楞了一下,马上反应过来,为什么唐筱媛拒绝让人帮她拿行李了,原来,她的行李里只有一只小兔子。


  她什么也没带,只带了这样一只小兔子,这说明这只小兔子对她而言很重要。


  “你……方便,出去一下吗?”唐筱媛纠结了很久,终于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了。


  这八年来,她过着很贫苦的日子,一直处于社会的最底层,自然知道,这句话其实是不妥当的,哪里有客人把主人赶出门口的道理的?但是,她现在的情绪确实不太稳定,她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哭出来的样子,只能做这种事情了。


  “好。”唐矢湫看出了她需要自己适应一段时间,就起身离开了房间,在关门的那一刻,他看见唐筱媛抱着小兔子,哇地一声哭了出来,是那么的难过,模样让人看着也很揪心。他垂下了眼帘,也想起了那时候,无助的那个自己。


  唐明连看到唐矢湫从楼上走了下来,于是问到,“矢湫,你妹妹怎么样了?”虽然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女儿的存在,但是怎么说也是血浓于水,总会忍不住关心的。


  唐矢湫如实回答,“她现在很不好,还没从悲伤中走出来。”


  “矢湫,你以后要多点帮助一下你的妹妹。希望她能快点缓过来吧。”唐明连感觉自己的眼睛有点干涸,眨了眨。


  “我知道。”其实不用唐明连说,他也会照顾好唐筱媛的。


  怎么说呢,毕竟看到了曾经的自己的影子,总是有一份道不清的共鸣感。


  说是共鸣感,却也实属有点悲哀啊。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今天唐家的动静有点大,引起了邻居莫家的注意。


  与唐家不同的是,莫家给人的感觉是死气沉沉的,因为偌大的屋子,只有一个人,年仅10岁的男孩。他叫莫逸郴。莫家唯一的儿子。


  他在楼上,看着唐家,当看到那个背着小背囊,基本全程低着头的女孩的时候,视线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。在她抬起头的那一瞬间,隔着那么远的距离,他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哀伤。心里有一点酸楚感,很多年以后,他才知道,那种感觉,名为心疼。
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