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文艺三十题【1/3】Cy篇

【注:题目来自网络,人设原创,为若烯新坑的男女主,新坑名为<59分的爱你能否不离开>缩写Cy°目测下个月开始正式连载】



1.前后桌

  唐筱媛趴在桌子上,看着窗外的风景。树枝摇曳,不时有几只鸟飞过,甚是自在。她也渴望当一只空中的飞鸟,只可惜,她早已没有了翅膀。

  班上的喧嚣扰乱了她的思绪,她把目光转移到了讲台上。之间上面站着一个背着双肩书包的男生,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。唐筱媛愣了一下,这个男生她认识,不过,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

  “这是新来的同学,叫莫逸郴,希望大家和他友好相处。”之前他的家长有特别交代过,这个孩子不太喜欢说话,所以她只好亲自代劳了。

  “莫同学,你自己选一个位置吧。”因为这里是私立学校,来读书的多是富贵家孩子,所以教室多余的座位不少。毕竟,达官贵人虽多,但并非都在一个城市。

  莫逸郴从进教室开始,就没有把目光从唐筱媛的身上离开过,因为她是他来这里唯一的理由。

  因此,莫逸郴选择了唐筱媛身后的位置。

  “我叫莫逸郴,请多指教。”莫逸郴的声音带有一点稚嫩,因为他也就只有那么十岁。

  “你不应该在这里。”唐筱媛既然认识他,当然知道他原本在哪里念书了。“你明明有家教,为何要来学校?”

  “想来就来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莫逸郴绝对不会说真话的。

  “即使来学校你也应该读四年级而不是二年级。”这个才是唐筱媛搞不懂的问题。莫逸郴今年十岁,为什么要和八岁的她一个班。但是,她的问题并没有收到莫逸郴的答案。她也不再继续追问了。

  今天,她多了一个名为莫逸郴的后桌,感觉不算好也不算坏吧。

2.走廊拐角

  “唐筱媛,你很讨厌我?”走廊拐角处,莫逸郴拉住了唐筱媛的袖子,让她无法前行。

  “你想多了。”唐筱媛待人冷漠,是人都知道的,她不懂为什么莫逸郴非要执着于让她和他聊天。其实莫逸郴自己不也是冷漠的人吗?为什么会这么喜欢骚扰她?

  莫逸郴看到她万年不变淡漠的脸,心情复杂地叹了一口气,露出了这个年龄不应该有的表情,无奈松开了手,放她离开了。

  今年的他12岁,她10岁。

  不知为何,他就是想了解她,找不到任何理由。

  这时,莫逸郴的肩膀被拍了一下,是聂炎彬,“兄弟,告白又失败了?”

  “滚。”莫逸郴留下他的一字真言,消失在了走廊拐角。

  聂炎彬摇摇头,就这种人能让妹子感兴趣?

  随后也离开了。

  今天的走廊,似乎有点萧瑟。

3.夏与蝉与风铃

  初夏,唐筱媛总是喜欢抱着吉他在大树下轻声哼唱。蝉鸣宛若和声,不时低鸣。

  柔和的风吹过她的秀发,这一场景又是晃了谁的双眼?

  她睁开双眼,抬头望了望天空,已是正午,该回去吃饭了。

  她抱着心爱的吉他,走回房间。

  在她走过的那一刻,也带来了微弱的风,风铃发出了悦耳的声音。

  这个风铃,是莫逸郴在她9岁生日时送的,明明很嫌弃,却还是挂在了房门上。

4.虹

  雨后的空气甚是清新,天边挂着一道弯弯曲曲的彩虹。

  不知为何,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同样面无表情的男孩,不知道,远在国外的他,是否也能看到同样的景象呢?


  唐筱媛也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,她一直对他那么不在意,为何会在这个午后突然想起他的脸?

5.车站月台


  唐筱媛的手机响了,收到了一条短信,内容很简单,短短的几个字——


  媛媛,我回来了,下午两点到南站。
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莫逸郴


  一如他的风格,那么清爽,从不带多余的修饰词。


  中午十二点半的时候,她神差诡异地换了一套休闲服,拿上了车卡就直奔车站了。转了趟车,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。在她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到了南站的时候,整个人是懵的,她为什么回来到了南站?


  突然想起刚刚收到的那条短信,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受控制了,心里好像多了一些什么。


  站在人来人往的站台,眼中却迟迟看不到那个她在等待的人,不时低头看看手腕上精致的表,指针已经指向了两点十分了,是否,发生了意外。猛地,双眸出现了担忧的心绪。


  “好久不见。”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
  唐筱媛愣了几秒,马上反应过来这是莫逸郴的声音,立马把眼中的慌乱压了下去,抬起头,“一个月前见过,不久。”


  “你是来接我的吗?”莫逸郴的嘴角勾起了似有若无的弧度。


  唐筱媛楞了一下,马上缓了过来,“不是,路过而已。”


  “这样啊,你要去哪里?”莫逸郴没有把自己刚刚从月台下来时候,看到她在着急看手表的事情说出来,他知道这丫头的性子。


  这个问题倒是难到了唐筱媛了,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来这样干什么的,“与你何干?”留下这么一句话,扬长而去。


  啧,这丫头,来接自己的就直说嘛,有什么好傲娇的?

6.雨中的紫阳花


  夏天是个多雨的季节,花园的紫阳花开得娇艳,此刻花瓣上还沾有水滴。那是雨,还是泪?


  唐筱媛的双眸恍惚,似乎又见到了那年母亲在她面前离世的场景。

7.图书馆窗边书架后


  在周末,唐筱媛总是喜欢去附近的图书馆看书。


  唐筱媛在书架前挑选着书本,浑身带着一种莫名的气质,让尾随而来的莫逸郴不由得内心一顿。


  她垂下眼眸,似有若无地向着旁边瞄了一眼,随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。


  心里不由得暗道“这小子,是跟踪狂吗?”但是,她无可奈何,她不想开口破坏这图书馆的安静。


  今年,她已经15了,他17了。可他五年来,从未改变过这个习惯,莫名其妙地跟着唐筱媛。


  唐筱媛有一个习惯,在图书馆看书不喜欢坐在桌子前,而是喜欢坐在最后一个书架旁靠窗的椅子上,因为这个位置很少人过来,连脚步声也几乎听不到。


  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了她的脸上,添上了几许意境。


  莫逸郴挑选了一本书,悄悄地坐到了她的身旁,也安静地看起了书。


  午后,安好。

8.素描簿


  很多很多年之后,唐筱媛在收拾东西的时候,发现了一个白色的箱子,里面放了很多个本子。


  她翻开看了看,脸上一直保持着震惊的表情。一页一页,全是她的一颦一笑。每一页的右下角都写着标题和日期,还有莫逸郴的签名。


  双眼闪烁着泪光,她从不知道,在那么久以前他就开始描绘她的轮廓……


  唐筱媛的腰身被人环住,“没想到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被你发现了这个秘密,我的老脸啊。”说着,还低声笑笑。


  “啧,说得好像你有脸一样。”唐筱媛嗔笑道。


  她啊,何德何能呢……


  执子之手,夫复何求?

9.碎花窗帘


  前段时间,唐筱媛总感觉,自己伏案写作时,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,但是偌大的房子,很多时候除了佣人只有她一个人在,而且房门已经锁好了,若是有其他人进来了,她怎么会不知道?


  很多时候,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觉,她是唯物主义者,自然不相信什么神鬼论之说。


  她抬起头,看到旁边那栋别墅有人在盯着她,唐筱媛眯了眯眼,看清了偷窥者为何人后,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她是完全想不懂,自己何德何能,能够被莫家小子看上。


  唐筱媛拿出了自己的手提电脑,登陆了某购物网站,购买了一张窗帘。


  之后的日子里,莫逸郴每次想看看唐筱媛在干什么,都只能看到碎花窗帘在轻微摆动着。

10.虫鸣


  是夏,窗外蝉鸣不停。


  还记得,去年,你曾陪我一起去捕蝉,可惜,你已经离开了。


  唐筱媛抱着吉他坐在树下,却没有任何兴致弹奏一曲,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面容。


  她苦笑了一下,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在自己心里占据了这么多的位置了?



—待续—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