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不是分开就不再

不是分开就不再

【作者:郁若烯】

    【袁靖茜篇】

    (1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一天。

  一个人宅在家里,刷着微博,看着小说,吃着零食,偶尔还会听到窗外的鸟叫。其实一个人也不错,没有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短信,微信,qq提示音,也没有接二连三的手机铃声响起,很安静,只不过,内心有点空落落了罢。

    晚上,黑暗包围着周围,是孤独的感觉吗?你不在,我不习惯……


    (2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七天。

   我发现,自己开始抑制不住地想念他。拿出手机,一张一张地查看着与他的合影,看着以前的短信,通话记录,看着自己与他过去的甜蜜……

  最后终于爆发,用厚厚的棉被盖住自己的头,放肆地哭泣,窗外的雨,滴答滴答地下个不停,你,还好吗?我想你了……

    雨声缠绵。

  窗外的雨,你也在思念着谁吗?

    一滴泪悄然从眼角滑落至唇角,有点苦涩,是思念的味道。

    (3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一个月。

    慢慢地,开始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。

  学会了一个人逛街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狂欢,在还没有认识你的时候,其实也是这么过。

  指尖的微凉,因为失去了你掌心的温度……

  习惯了,一切都无所谓了,不是吗?

    (4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40天。

  准备返校了,不知道会不会再见到他?见到他又该如何是好?开始忐忑,开始不安。

  皓轩,明天,会不会与你碰面?

  皓轩,如果明天见到了你,我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低下头,自嘲地笑笑,脑海里浮现的是你微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(5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41天。

  我回到了熟悉的大学校园,和离开时一样,垂柳依旧长在门边,随风飘舞,淡雅又清逸。

    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校园。

    在茫茫人海中,却始终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  一个人走上通往宿舍的路,遇到了他的舍友,才知道,他不会回来了。

  从他们口中得知,他去美国了,至于去干什么,他们也不知道,什么时候回来,他们更不知道。

  所以说,皓轩,我们是不是一辈子都无法再见了?

    阳光斜斜地照射着我的侧脸,可是我感受到的却只有寒冷。

  皓轩,愿你在美国一切安好,希望你仍记得有个女孩叫靖茜。

    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(6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二年。

  大三了,要开始实习了,还记得那年你和我说,到了大三,我们在同一家公司实习,可是,大三了,你却食言了。

    只留下我一个人在中国,一个人,孤零零地过。

  在冬天,再也没人给我拥抱了,我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的暖阳。

    太阳从西边缓缓落下,一个个影子投射在地面上,却看不到那个熟悉的影子。

    我伸出手想要捉住伴随着太阳落下而消逝的温暖,但是却是徒劳,就像,你要离开,我却无可奈何一样。

    (7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二年零二个月第二十天。

  冬天到了,万物都陷入沉睡,整个世界都变白了。看着在空中飞舞的白雪,我又开始思念,思念那个在我颤抖时给我拥抱的少年。

  那个在我冷时,把自己的风衣给了我,自己却因此着凉,而发烧的少年。

  那个在我感冒时送上爱心姜汤的少年。

  皓轩,我感冒了,你的爱心姜汤呢?

  我一直不喜欢姜汤的味道,可今年却分外想念那种味道。

  我曾自己熬过一碗姜汤,还是那些食材,可是我却觉得失去了一种味道,一种属于你的味道……

  看着那碗姜汤,不由得想起了以前我不愿意喝姜汤,你哄我喝的时候,想想好笑,就像哄小孩一样。

  “乖,喝了这碗姜汤就会好的。”你哄着我。

  “不要,难喝。”我把头转过去另一边。

  “乖,喝了它,我就给你吃大白兔糖。”你用我最喜欢的奶糖引诱我。

  最后我还是听话地把姜汤喝了下去,如愿以偿地吃到了你给我买的大白兔奶糖。

  看着一碗姜汤也能想到你,我笑了,原来,我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你。

  皓轩,你什么时候回来?靖茜想你了……

    (8)

    这是和他分开的第二年零四个月。

  我画的漫画被某杂志社看中了,开始连载。

  漫画名叫《念轩》,男主角叫浩轩,其实就是你,皓轩。

  漫画的内容是我和你往日的一点一滴,还有现在的万分思念。

  远在美国的你,是否能看见,属于你我的漫画?

  由于漫画的走红,我作为作者,也跟着漫画开始出名了,可是,为什么,我却开心不起来?

  也许,就像歌词所说的那样——


  当所有人觉得我越飞越高

    我却只要

    原来我只想要把你找到

    每天每夜的在祈祷

    原来我只希望时间回到

    现在我承认我霸道

    原来我的愿望就那么少

    醒来时候有你撒娇

    原来我真的什么都不要

    只要 从前一样就好


  每次看到天空飞过一架飞机,我都在想,这会不会是属于你的那趟航班?

  皓轩,除了想起你时会难过之外,我很好,你也要好好的,靖茜等你回来。


  


  【洛皓轩篇】

    (1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一天。

  心里有些难过,因为自己和她分手了,更加讽刺的是,分手是自己提出的。

  当天,一个人拉着行李箱,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,听着最新的航班信息,心里却是在想着她。

  开始看不起自己了,为什么一定要分手,而不告诉她自己的病情?

  “各位旅客请注意。由广州飞往加利福尼亚州的*****航班即将起飞,请尽快登机。”广播报着航班信息。

  我要走了,再见中国,再见靖茜。

  离开时深深地看了机场门口一眼。

   等我回来……

    (1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七天。我呆呆地听着窗外的蝉鸣,以及医院走廊不时传出的推车声。

  除了呆在医院接受治疗,就是想她。

  想着和她在一起的时光,想着她傲娇的小模样。

  靖茜,原谅我的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靖茜,我在美国很好,别担心我。

  靖茜,等我病好了,我们重新在一起好不好?

    心脏跳动的节奏似乎在轻呼你的名字——袁靖茜,一下一下,铿锵有力。

 (2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一个月。

  刚刚接受完第一次化疗,你在中国还好吗?

  越来越想你了,你的声音,你的容颜。

  你是否还一个人?你是否孤单?别害怕寂寞,还有我在,我是你永远的肩膀。

    窗外的叶子在慢慢地落下,有淡淡的忧伤,秋天了,你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?

    (3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四十一天。

    我坐在窗边看着花瓣随风飘落,记得你很喜欢这一种花。

  算算日子,今天她要返校了吧?得知我离国的消息,她会不会难过?会不会哭鼻子?

  靖茜,不哭,我一直都在。

  靖茜,好好学习,我在遥远的美国陪你一起学习。

  靖茜,你是否还记得有个爱你的男孩叫皓轩?

    (4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二年。

  今年你应该大三了,要开始实习了,你是否还记得那年我和你的约定?

  大三的时候一起在同一家公司实习,你是否在抱怨我的食言呢?

  把你一个人留在中国我真的很后悔。

  其实,我真的很想你。

    耳机播放着你给我唱的歌,你给我发的文件我都还保存着,我的你是否还存着呢?

    (5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二年零二个月第二十天。

  窗外的雪正纷纷扬扬地下着。

    冬天了,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呢?

  冬天了,记得多穿几件衣服,我不在你身边,不能把风衣让给你穿了。

  冬天了,晚上记得不要再踢被子了,感冒了就不好了。

  冬天里,如果感冒了,不要太依赖感冒药,一碗姜汤效果更佳。

  说起姜汤,又想起你嘟着嘴对我撒娇,不想喝姜汤,每次都要哄你很久才肯喝。

  所以啊,要照顾好自己,不然又要喝难喝的姜汤了,又要吃讨厌的感冒药了。

    靖茜,皓轩在想你,你是否也在想我?

    (6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二年零五个月。

  房间的时钟“嘀嗒嘀嗒”地走着,计算着我们分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次偶然,在国内某杂志社官网中看到了她的作品——《念轩》

  点开一看,画的竟是我与她之间的一点一滴,她对我的想念。

    原来,你是如此地想我。

    (7)

    这是和她分开的第三年零四十天。

  飞往中国的飞机带我回家。

    飞机穿过厚厚的云层。

  靖茜,我回来了,愿你一切安好。

  后天,校门口见!


    【不是分开就不再】

  袁靖茜从未想过,在大四回校值日可以再见到洛皓轩。

  洛皓轩张开双臂,一步一步坚定地向袁靖茜走来,走到她面前,将她一把抱住,和她说“我回来了!”

  袁靖茜红着眼眶问,“我们不是分手了吗?”

  洛皓轩把她抱得更紧了,“不是分开就不再。”

  不是分手了就再也不能在一起了。

  袁靖茜也紧紧抱住洛皓轩,“欠我这三年多,你拿什么来还?”

  他笑着说,“拿我一辈子来还够不够?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一切似乎定格,而时间,是永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THE END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.10.04   

【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】

评论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