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影【这是一篇小小说】

壹  


  是夜。


  月光照在院中,屋顶被银色的月光所笼罩,却有一处被黑影所遮盖。


  院中的一扇门被推开了,女子抬头看向那黑影,“你真的要走吗?”


  “必走无疑。”黑影淡漠地回答。


  一袭墨衣,在月光下飘逸。


  那女子用近乎央求的语气问他,“真的不能带我走吗?”


  “不可,会死。”依旧是没有温度的话语。


  “我无所谓,总比在这近似冷宫的地方待着要好。”话语中那一缕爱上与寂寞让人无法忽视。


  他沉默了一会,“不可,无论生死,你都无法选择,你都一切都是他的,而我,只是他的影子,没有资格夺走你的生命。”


  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惨然的笑容,情绪有少许激动,“那你呢?你甘心一辈子做他的影子吗?我不相信!影!你为他生,难道也要为他死吗?你就不在意吗?难道……连那一点点的不甘也没有吗?你的尊严呢?!”


  “尊严?”他似乎在揣摩着这个词的意思,良久,缓缓开口,“在出生那一刻便失去了。”他抚了抚腰间的玉箫。


  女子的眼中带有一丝的绝望,他这个动作是不耐烦,是要离开,即使如此,她还是要做最后的努力,“带上我,好吗?”


  他向下一跳,在她毫无察觉的时候,剑已出鞘,剑锋抵住女子的脖子,冰冷的寒意直抵她心,可她却毫不畏惧。


  他冷冷地开了口,“会死。”这是他一直强调的两个字,“你没有这个觉悟。”


  女子像泄了气的气球,用疲倦的声音说道,“等我一会,可好?”


  未等他应允,便转身进屋了。


  他没有说话,站在原地,看着她进去了,又拿着一把琴出来,“一曲。”她开口。


  他依旧没有说话,只是跳回了原本的位置,静静地看着,听着,似乎身边的一切与他无关,他的眼中只有她。


  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又深吸了一口气,芊芊十指抚上琴弦,轻轻拨弄。


  空灵的声音和忧伤的曲调在院中响起,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弹自唱的女子。


  “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……”


  ……


  “愿在君身旁,挥剑带落红棘花,把酒对天唱,飞舞纵黄沙……”


  她低头抚琴,他低头凝视,瞳中宛如平静的湖水,但是平静之下的波澜却未曾停歇过。


  没有人看懂过他,从未……


  “我只能奢望


      陪君看血色残阳


      只能够幻想


      白衣袂飞扬


      君给的希望


      如萨朗鹰般翱翔


      难追难到达

      在梦中徜徉……”


  收尾依旧是那么的沧桑……


  在她抬起头,眼角湿润地看向屋顶的那个位置时,苦涩的笑意在她的嘴角荡漾着,慢慢凝结……


  “走了呢……影……果然……是你的风格……曲未尽,人已散……呵……”瞳中抹黑的光消散而去,院中似乎还有还有那女子的歌声在回荡……


  伴随着第二天太阳的升起,她的身躯缓缓落下……


  果然是你的风格,影,在我走之前,连你的影子也不能看到……最后一眼,还是你的冷漠……呵……


  她并不知道,那男子,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一脸心痛地看着她缓缓落下的身躯,脸上的黑纱被微风所吹落,露出一张她最熟悉也是最陌生的脸……


  琴音,你可知道,我一直都是我,并没有所谓的影子呢……


  眼中墨色的光,带着一缕忧愁,久久不肯散去……


  琴,恨我吧……



贰  


  他一直都知道,自己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,包括把她一个人囚禁到和冷宫没什么两样的地方,身边无人陪伴,只有自己一个人与琴作伴。


  其实也不错吧?琴,琴音……


 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把一个生命还剩下不到三年的柔弱女子关到冰冷,孤寂的后院里,那个冷宫都比它好的地方。


  很残忍吧?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,感叹自己的没有人性。


  他想去看看自己的妻子,却奈何她是自己亲手关进去的,哪有这样的资格去看她?


  这个时候,他想到了用另一个身份,影卫。他们家的所有人,都有一个影卫,他和自己各个方面都极其相似,很难才能分辨出来。什么是影卫?就是主人的影子。


  他让自己的影卫代替自己做事,而自己却去了后院,看那个被自己所囚禁的小女人。


  她很安静,无事便弹琴作画,只是,眉间却有一丝无法消散的忧愁。


  是因为他吗?


  这个时候,他不由得不骂自己一句混蛋了。


  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囚禁她呢?为了她的安全吗?这个理由是不是有点扯?


  那还有什么理由呢?有什么能让他逃避现实的理由呢?


  的确如此,她的寿命已经差不多没有了,他想要给她最好的保护,却不料自己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,让一个本就不大开朗的女子,变成了一位患有重度抑郁的女子,被忧愁所笼罩内心。


  他第一次用自己影子的身份来和她交流,她显得有点腼腆,也有点……不知所措。


  这样的她,也让他不知所措。


  慢慢的,她终于学会了笑,学会了在他面前主动撩起话题,学会了和他说自己的心事。


  可是,快乐的日子总是很快就流逝过去的……


  她的日子已经所剩无几了,他想尽全力地让她安静地离开,却又不舍让她一个人孤寂地离开……


  但他无可奈何,他不想让她对这个世界有所留念。


  所以,在她走之前,做了那么决绝的事情。


  他也只能对自己说一句,“呵呵。什么狗屁王爷?连自己的挚爱也无法留着,也无法救活……”


  是,他甚至连一介草民也比不过吧。


  在看到她倒地的那一刻,他的眼中一闪而过的脆弱,一闪而过的不忍,一闪而过要把她拥入怀中的冲动……


  他用拳头,硬生生地压制了下去。


  那一首歌,他又何曾不明白呢?


  对彼此而言,一起看血色残阳,看白衣袂飞扬,是多么的难得?甚至说,不可能呢?


  的确,如词中所言——奢望。


  这是一种奢望。


  他也只能在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字——琴音。


  琴音,在奈何桥前的你,听到了我的心语了吗?


  琴音……


  琴音……


Ps.突然就想到写这个故事了。有点扯的故事……嗯……背景是古代的,我还是第一次尝试。欢迎吐槽。[别带父母就行]

[未经允许不得转载]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