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概可能也许只有在有活动的时候才会产粮吧……更多看心情嗯。

【刀剑乱舞】论捞毛利藤四郎的绝望

*ooc 慎入

*许久未提笔 幼儿园文笔 慎入

*婶婶性格为本人(特别二) 避雷

*私欲满足向

*标题无能党

*略微乙女向

*本非洲婶婶并没有毛利藤四郎

*如果前六点没问题 那就开始吧

前几天你收到了时之政府发下的任务书,要求前往大阪城搜寻毛利藤四郎。

收到这个消息的你立马重新编队,集合最强战力前往大阪城。因听闻毛利喜欢小孩子,你特意带上了药研和小夜。当然了,挖大阪城怎么可以忘了一期尼这个弟控狂魔呢?

—第一天—

你带着一群刀男们,冲进了大阪城,一口气刷到了第三十层。

见刀刀们有些疲倦你也于心不忍,终于在凌晨把他们带回了本丸稍作休息。

—第二天—

一鼓作气刷到了第五十层,你带着众刀冲进了王点,开始了新的一轮厮杀。

经过了多场拼杀后,刀刀们或多或少受了点伤,你帮他们紧急处理完后,一起搜寻着战利品。

然而你只找到了小判和金蛋蛋,别说毛利了,连太刀的刀鞘都找不到。

你不免有点沮丧,靠在一期一振的旁边,组成了沮丧二人组。

小夜不知道如何安慰兄长和你,只好轻轻扯了扯你们的衣角以表达自己的鼓励。

药研收拾好刚刚包扎时用的绷带后向你们走来,“一期尼,大将,我们下次再来,一定能找到兄弟的。”

言罢,药研有些费劲地踮起脚尖,揉了揉你的脑袋。你的心里渗入了些许暖意,眼下的沮丧倒是没有那么浓烈了。

你向众刀点了点头,然后把大家都传送回了本丸。

—第三天—

元气满满地进攻,两手空空地回来。

“哇——”你一回到本丸,绝望地蹲在走廊哇地一声假哭了起来,惊吓到了在旁边喝茶的几把刀。

“小姑娘,这么难过是为何?”三日月一脸疑惑地看着你。

你抬头看向这位本丸资历最高的刀,止住了假哭,“怎么办,我太非了!捞不到毛利。不对,时之政府一定是发了假的情报给我,大阪城压根没有毛利哇!”

怎知,三日月只是像往常一样哈哈大笑,“小姑娘,凡事自有定数。你执念这么重,该放一放了。有一句名言是怎么说来着,无心插树柳成荫。”

“咔咔咔,何必太执着,一切随缘啊,咔咔咔。”

山伏国广听闻,也发表了一番自己的见(tu)解(cao)。

—第四天—

你依旧没有捞到毛利藤四郎。

—第五天—

你连亲自出阵都不想出了,手挥了挥,让第一部队继续去捞后,继续窝在青江的怀里睡回笼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门外的嘈杂声吵醒了你。

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浑身软绵绵地拉开了门,迷迷糊糊之间似乎看到了一颗卷心菜(×)被人围了起来。

等等!卷心菜?

你的大脑终于清醒了过来,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,“woc!”一向文明的你,忍不住说了一句脏话。

青江从后面搂住你,把下巴压在你的头顶上,“哟,好像来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呢。”

你猛的一转身,抓住青江的肩膀晃啊晃,“青江江!我没有看错吧!是毛利吧!是毛利吧!”

青江感觉自己会成为本丸第一把被晃晕的刀时,终于有刀来解救他了。

“你就是主公大人吗?”你感觉有人拉了拉你的衣角,而且声音有些陌生。

你送开了抓住青江的手,转过头,整个人更加激动了。

一向手无缚鸡之力的你,一把抱起了毛利,兴奋的转起了圈圈。

吓得旁边的一期一振以为你要把好不容易拐回来的弟弟甩出去丢了。

转的你都觉得有点头晕的时候,你终于放下了毛利。

毛利的脸上浮现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,“主公大人,我名叫毛利藤四郎,因为曾在毛利家待过所以叫毛利藤四郎。以后也一起努(cheng)力(wei)加(hai)油(kong)吧!”他顿了顿,“没想到,主公也是个可爱的小孩子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脱发产物

昨天立flag说热度上10马上更文,结果早上一起床整个人懵了,然后开始方了……

脑子一片空白的我去问同学想看哪把刀,她思索片刻:毛利藤四郎!

我:不!我没有这把刀!🙃

她:朋友,我也没有。

结果,这篇文我从昨天下午写到今天凌晨 绝望.jpg

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毛利 你什么时候来我本丸啊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s.爷爷我也没有(╯‵□′)╯︵┻━┻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23 )

© Nyxi_郁若烯 | Powered by LOFTER